《公冶長》五

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之中,非其罪也?!挂云渥悠拗?。
 
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挂云湫种悠拗?。
 
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子貢問曰:「賜也何如?」子曰:「女,器也?!乖唬骸负纹饕??」曰:「瑚璉也?!?br />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棺釉唬骸秆捎秘??御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子使漆彤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棺诱f。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從我者,其由與?」子路聞之喜。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br />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褂謫?。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埂盖笠埠稳??」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埂赋嘁埠稳??」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br />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知二?!棺釉唬骸父ト缫?;吾與女,弗如也?!?br />  
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墻不可朽也。於予與何誅?」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br />  
子曰:「吾未見剛者?!够驅υ唬骸干陾??!棺釉唬骸笚栆灿?,焉得剛?」
 
子貢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棺釉唬骸纲n也,非爾所及也?!?br />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br />  
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
 
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br />  
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br />  
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br />  
子曰:「藏文仲居蔡,山節藻□,何如其知也?」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乖唬骸溉室雍??」曰:「未知;焉得仁!」「崔子殺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崔子也?!贿`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贿`之。何如?」子曰:「清矣?!乖唬骸溉室雍??」子曰:「未之;焉得仁?」
 
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曰:「再,斯可矣?!?br />  
子曰:「甯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br />  
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br />  
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br />  
子曰:「孰謂微生高直?或乞腌焉,乞諸鄰而與之?!?br />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br />  
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子路曰:「愿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蔽之而無憾?!诡仠Y曰:「愿無伐善,無施勞?!棺勇吩唬骸冈嘎勛又??!棺釉唬骸咐险甙仓?,朋友信之,少者懷之?!?br />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自訟者也?!?br />  
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

本站古典小說為整理發布,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3-2019 海燕論壇官網(www.310789.live)版權所有

北京幸运28是正规的吗 郑州配资网 天天彩选4怎么玩 教你如何赚网赌流水 福建体彩36选7中奖规则 pk10赛车历史开奖直播 贵州快三平台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美女 山东11选5最大遗漏数据 金诚无忧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