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逢義士贈妾窮途

  詞曰:

  迭迭云山,回首處客心愁絕。最傷情,目斷西川,夢歸地闕,芳草路迷行騎絕,夕陽驢背征人咽,問蒼天,何事困英雄,關山別。合歡花,被吹折,連理枝,憑誰接?

  望天涯、鎮日衷腸郁結。萬里霧深文豹隱,三更月落杜鵑泣。嘆孤身南北任飄蓬,莊生蝶。

  ——右調《滿江紅》話說鐘景期與馮元從寺中逃出,心里慌張,也不顧有路無路,披荊戴棘亂竄。從山嘴忽跳出一只大虎來,往景期身上便撲,景期閃入林中,叫聲:“啊呀!”嚇倒在地。馮元也在林子里嚇得手軟腳酥動彈不得。那大虎因撲不著人,咆哮發怒,把尾在地下一剪,刮得沙土飛卷起來。忽喇一聲山搖谷動,望著林子又跳將起來,馮元正沒理會,只見那虎“撲”的一聲跌翻在地上亂滾。那邊山坡,一個漢子手提鋼叉飛奔前來,舉定叉望著虎肚上連戳兩戳,那虎鮮血迸流,死在地上。馮元看那漢子,甚么模樣:身穿著虎皮襖,腳踏鷹嘴鞋,眼似銅鈴,發如鐵絲。身長一丈,腰大四圍。錯認山神顯圣,慨疑天將臨凡。

  那漢子戳殺了虎,氣也不喘一喘,口里說道:“方才見有兩個人哪里去了?”就轉入林里來尋。馮元連忙跪下道:“可憐救命!”那漢子扶住道:“你這人好大膽!如何這時候還在此行走?若不是俺將藥箭射倒那孽畜,你們性命幾乎斷送了。”

  馮元道:“小人因跟隨那鐘狀元來此,適才誤入永定寺中,奸僧欲謀害我主仆,我知風逃竄到此,行李馬匹盡在寺中。”漢子道:“你主人叫甚名字?既是狀元,為何不在朝中卻來此處?”

  馮元道:“我主人名叫鐘景期,為參劾了李林甫,謫貶石泉堡司戶,故由此路經過。”漢子道:“如此說是個忠臣了,如今在哪里?”馮元指著道:“那驚倒在地的就是。”漢子道:“待我去扶他。”便向前叫道:“官人蘇醒!”馮元也來叫喚了十數聲,景期方漸漸醒了。

  那漢子輕輕扶他起來,他還半晌站立不得,靠著松樹,有言沒氣的便道:“嚇殺我也,是什么人救我?”漢子道:“休要害怕,大虎已被俺殺死了。”景期道:“多謝壯士救命之恩。”

  漢子道:“這是偶然相遇,非有意來救,你何須謝得!”景期道:“如今迷失了路徑,不知該往哪里去,望壯士指引。”漢子道:“官人好不知死活,我這山名叫劍峰山。魍魎迷人,虺蛇布毒,豺狼當道,虎豹滿山,就是日里也須結隊而行,這時候如何走得?也罷,我敬你是個忠臣,留你主仆二人到俺家中暫住一宵,明日走路未遲。”景期道:“家在何處?”漢子道:“就在此山下。”景期道:“壯士,你才說這山如此利害,怎生得住?”那漢子笑道:“俺若害怕貪生,怎生獨自一人在此殺虎了。俺住此二十年,準準殺了一百余只大虎了。”景期道:“如何有許多虎?”漢子道:“俺若隔兩個月不殺虎,身子就要瘦倦了,不要講閑話,快隨我下山去。”說罷,將死虎提起來背在身上,手執鋼叉,叫聲:“隨我來!”大踏步向前竟走。

  景期與馮元拽著手隨后而行,心中又怕有虎跳出來,只管回頭看著后邊。

  三人走了里許山路,愈加險阻。那漢子便如踏平地一般。

  景期與馮元蹲著腿,彎著腰,扯樹牽藤,一扒一跌,好生難捱。

  那漢子回頭看了這光景,笑道:“你們不理會,走山須是大著膽,豎著腰,硬著腿,腳步兒實實的踏去才好。若是心里害怕,輕輕踏去,就難于走了。”景期、馮元聽了,依他的言語,果然好走了。又行二、三里,見山下林子里透出燈光,那漢于在林子里站著不走。景期想道已到他家門首,一定是讓我先走,所以立定。便竟向林子中走去,漢子便橫著鋼叉攔住道:“你休走!俺這里周圍通埋著窩弓暗弩。倘誤傷了,害了性命,你二人可扯著我衣袖慢慢而走。”景期、馮元心里暗暗感激,扯了他衣袖走將進去。早到黃沙墻下,一頭毛竹小門兒閉著。漢子將鋼叉柄向門上一筑,叫道:“開門!”里面應了一聲,那門兒“呀”的開了。見一個濃眉大眼的長大丫環手持著燈,讓他三人進去。那漢子將虎放在地下,向丫環道:“這是遠方逃難的官人,我留他在此歇宿。你去向大姐說知,收拾酒飯。”

  丫環應了,扛著死虎進去了。

  漢子將鋼叉倚在壁上,請景期到草堂施禮坐定。景期道:“蒙壯士高誼,感激不盡,敢問壯士高姓大名?”漢子道:“俺姓雷,名萬春,本貫涿州人氏,先父補授劍門關團練,挈家來此。不想父母俱亡,路遠回去不得,就在此劍峰山里住下。

  俺也沒有妻室,專日在山打獵度日。且有一個親兄,名喚雷海青,因年少觸了瘴氣,雙目俱瞽,沒甚好做,在家學得一手好琵琶、羯鼓。因往成都賽會,名兒就傳入京師。天寶三年,被當今皇帝選去,充做梨園典樂郎官。他也并無子嗣,只生一女。

  因先嫂已亡,自己又是瞽目之人,不便帶女兒進京,所以留在家中,托俺照管。止有適才出來那個丫環在家伏侍。草草恭應不周,郎君休嫌怠慢!“景期道:”在此攪擾不當,恩公說哪里話!“外面說話,里面已安排了夜飯。那長丫環捧將出來,擺在桌上,是一盤鹿肉,一盤野雞,一盤熏兔,一盤腌虎肉,一大壺燒酒。

  雷萬春請景期到席坐下,又叫馮元在側首草屋里面坐了。

  也拿一壺酒,一盤獐肉與他去吃。萬春與景期對酌吃了一回,萬春道:“近日長安光景如何?”景期道:“今日李林甫掌握朝綱,安祿山陰蓄異志,出入宮闈,肆無忌憚,只恐銅駝遍生荊棘,石馬埋沒蒿萊,不久就在目前矣!”萬春道:“郎君青年高拔,就肯奮不顧身,盡忠指奸,實是難得。只是你竄貶遐方,教令尊堂與尊夫人如何放心得下。”景期道:“卑人父母俱亡,尚未娶妻。”

  萬春聽了,沉吟了一會道:“原來郎君尚未有室,我有一句話兒要說,若是郎君肯依俺,便就講。若是不依俺,便不講了。”景期道:“兄是我救命恩人,有何見諭,敢不領教。”

  萬春道:“家兄所生一女,名喚天然。年已及笄,尚未字人。

  俺思當今天下將亂,為大丈夫在世,也要于朝廷干幾樁大業。

  只因舍侄女在家,這窮鄉僻壤,尋不出個佳婿。俺故此經年留連,不能一旦雄飛。今見郎君,翰苑名流,忠肝義膽。況且青年未娶,不揣葑菲。俺要將舍侄女奉執箕帚,郎君休得推卻。“

  景期道:“萍水相逢,盛蒙雅愛,只是卑人雖未娶妻早成定聘。若遵臺命,恐負前盟,如何是好?”萬春道:“郎君所聘是誰家女子?”景期道:“是御史葛天民的小姐,名喚明霞,還是卑人未僥幸以前相訂的。”萬春道:“后來為何不娶?”

  景期道:“葛公也為忤了安祿山,降調范陽去了。”萬春道:“好!翁婿都是忠臣,難得!難得!也罷,既如此,我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愿將舍侄女贈與郎君,備一位小星,以侍葛小姐。”

  景期道:“雖然如此,只是令侄女怎好屈他,還須斟酌,不可造次。”萬春道:“郎君放心。舍侄女雖是生長山家,頗知閨訓,后日妻妾夫婦之間決不誤你。況你此去石泉堡司,也是虎狼出沒的所在,俺侄女亦素諳窩弓藥箭之法,隨你到任,不惟暫止頻繁,還好權充護行。不須疑惑,和你就在此堂中一拜為定。”景期立起身來道:“臺意既決,敢不順從。請上,受我一拜!”萬春也跪下去,對拜了四拜,復身坐了。

  那長丫環又拿出飯來。萬春看了便一笑,道:“還有一樁事一發做了。這丫環年已二十,氣力雄壯,賽過男子,俺叫他是勇兒。相盛價使,也沒有對頭。俺欲將他二人一發配成夫婦,好同心協力的伏侍你們,意下如何?”景期還未回答,那馮元在側首草房里聽見,慌忙奔到草堂上就跪下叩頭道:“多謝雷老爺,小人馮元拜領了!”景期、萬春二人,大家好笑。

  吃完了飯,各立起來,萬春就取一本歷頭在手內,道:“待我擇一個吉日就好成親。”馮元道:“夜里看了歷頭,要犯墓庫連向,雷老爺不要看。”萬春笑道:“這廝好婆子話,聽了倒要好笑。”揭開歷本一看,道:“恰好明日就好黃道吉日,就安排成親便了。”景期道:“只是我的衣服都同著行李盡在永定寺里,明日成親,穿戴什么?”萬春道:“不妨,你開單來,俺明日與你討還。他若不肯還,俺就砍了他的光頭來獻利市。”景期道:“不須開單,我身邊有工馬帳在此。”便在腰間取出帳來。萬春接來一看,上邊一件件寫得明白:大鋪蓋一副,內綢夾被一條,布單被一條,纻絲褥一條,羝單一條,小鋪蓋一副,內布夾被一條,布單被一條,布褥一條,青布直身一件,稍馬兩個,內皂靴一雙,油靴一雙,朔手兩枝,茄瓢一只,拜匣一個,內書三部,籌子一把,跟句一個,并紙墨筆硯圖書等物,皮箱一只,內紅圓領一件,藍圓領一件,直身三件,夾襖二件,單衫三件,褲兩條,裙一條,銀帶一圜,紗帽盒一個,內紗帽一頂,外劍一把,琴一張,夜壺一把。

  萬春看完道:“還有什么物?”景期道:“還有巾一頂,葛布直身一件。倉卒間走,在他房內。還有馬匹、鞍轡,并那馱行李的驢子都不在帳上。”萬春道:“曉得了,管教一件不遺失。”說罷,進去提了兩張皮出來,說道:“俺家沒有空閑床帳,總是天熱,不必用被,有虎皮在此。郎君墊著,權睡一宵。那張鹿皮馮元拿去墊了哩!”說罷,放著皮兒進去了。

  景期與馮元各自睡了。明早起身見勇兒捧一盆水出來,說道:“鐘老爺洗臉,二爺吩咐請鐘老爺寬坐,不要在外面去闖。”

  景期道:“你二爺呢?”勇兒道:“二爺清早出去了。”景期在草堂中呆呆坐了半日,到辰時分,只見雷萬春騎著景期的馬,牽著驢子,那些行李通馱在驢背上,手里又提著二個大筐子,有果品香燭之類在筐子內。到草堂前下了馬,那馮元看見,曉得討了行李來,忙來搬齲萬春道:“俺絕早到那禿驢寺中,一個和尚也不見,只有八十余歲的老僧在那里。俺問他時,他說昨晚走了什么鐘狀元,誠恐他報官捕捉,連夜逃走了。那主持人鑒放心不下,半夜里還在山上尋覓,卻被虎咬去吃了。有道人看見逃回說的。”景期道:“天道昭昭,何報之速也!”萬春道:“你們的行李、馬匹都在此了。俺又到那禿驢房內搜著,見有果品香燭等物。俺想今日做親,必用得著的,被俺連筐子拿了來,省得要去買,又要走三、四十里路。”景期道:“叔翁甚費心了!”

  兩人吃了飯,萬春叫馮元跟出去了。一會回來,馮元挑著許多野雞、野鴨、鹿腿、豬蹄,又牽著一只羯羊。萬春叫勇兒接進去了。少須,一個掌禮的、兩個吹手進來。那掌禮人原來兼管做廚房的。這還不奇,那吹手更加古怪,手里只拿著一只喇叭,一個鼓兒,并沒別件樂器。一進來,就脫下外面長衣便去掃地打水、揩桌抹凳。原來,這所在的吹手兼管這些雜事的。

  景期看了,只管笑。見他們忙了一日,看看到夜,草堂上點起一對紅燭,上面供著一尊紙馬,看時卻是一位頂盔貫甲的黑臉將軍。景期不認得這紙馬,問道:“這是什么神道?”萬春道:“是后漢張翼德老爺,俺們這一方通奉為香火的。”景期聽了,作了一揖。

  掌禮人出來高聲道:“吉時已屆,打點結親。”景期就叫馮元開了箱子,拿出冠帶來換了。馮元也穿起一件青布直身。

  那吹手就將喇叭吹了幾聲,把鼓兒咚咚的只管亂敲。掌禮人請景期就位立了,又去請新人出來。那新人打扮倒也不俗,穿一件淡紅衫子,頭上蓋著絳紗方巾。就是勇兒做伴婆,扶著出來拜了天地,又遙拜了雷海青,轉身拜雷萬春。萬春跪下回禮,然后夫妻交拜。完了,掌禮人便請雷萬春并景期、天然三人上坐,馮元夫婦行禮。

  那勇兒丟了伴婆角色,也來做新人,同馮元向上拜了四拜。

  掌禮人唱道:“請新人同入洞房。”景期與天然立起身來,勇兒又棄了新人角色又來做伴婆,扶著天然而走。馮元拿了兩枝紅燭在前引道,那吹手的鼓兒一發打得響了,景期只是暗笑,送入房里坐定,吹手又將喇叭吹了三聲,鼓兒擂了三通,便各自出去。雷萬春吩咐勇兒送酒肴進去。景期在房看著天然,心里想道:“這天然是山家女子,身子倒也窈窕,只不知面貌生得如何?”走近來,將方巾揭開一看,原來又是絕色的佳人。

  有一首《臨江仙》為證:秀色可餐真美艷,一身雅淡衣裳。眼波入鬢翠眉長。不言微欲笑,多媚總無妝。抑只道山雞野騖,誰知彩鳳女凰。山靈毓秀豈尋常。似花花解語,比玉玉生香。

  景期看了,不勝之喜。吃罷交杯酒,叫勇兒收了碗盞,打發她出去,與馮元成其好事。自己關了房門,走近天然身旁,溫存親熱了一番,摟到床旁解衣就寢。一個待字山中,忽逢良偶;一個困頓途次,反遇佳人。兩人的快活,通是出于意外。

  那種云雨綢繆之趣,不待言而可知。話休絮煩,景期在雷家住了數日,吩咐馮元、勇兒都稱雷天然二夫人。那雷天然果是儀容窈窕,德性溫和,與景期甚相恩愛。景期恐赴任太遲,說與雷萬春商量起身赴任。一面叫收拾行李,一面去雇了一輛車兒、五頭騾子來。雷萬春道:“此去石泉堡,尚有千余里。比郎君經過的路更加難走,俺親自送你們前去。”景期感激不盡。

  擇了吉日,清早起來,景期一騎馬在前,天然坐著車兒,馮元、勇兒各騎一頭騾子,萬春也騎著騾子押后。尚余兩個馱,并景期帶來一個騾子,同來馱載行李、家伙。一行人上路而行。

  又過了許多高山峻嶺、窄道羊腸,方才到得石泉堡。那司戶衙門也有幾個衙役來迎接。景期擇日上任,將家眷接進衙門住下。

  景期將冊籍來查看。石泉堡地方雖有四百里方圓,那百姓卻只有二百余戶。一年的錢糧不上五十兩,一月的狀詞難得四五張,真是地廣人希詞清訟閑,景期心里倒覺快活。終日與天然彈琴下棋,賦詞酌酒。雷萬春又教景期習射試劍。閑時,談論些豹略龍韜。

  一日,景期正與天然焚香對坐,只見萬春走進來,道:“俺在此三月有余,今日要別你二人,往長安去尋俺哥哥。一來告侄女喜信,二來自己也尋個進身地步。行李、馬匹俱已收拾定當,即刻就走,快暖酒來與我餞行。”景期道:“叔翁如何一向不曾說起,忽然要去,莫非我夫婦有甚得罪么?”萬春道:“你們有甚得罪,俺恐怕郎君、侄女挽留,故此不說。那知俺已打點多時了。”天然忙教勇兒安排酒席來。景期滿斟了酒,雙手捧出。萬春接來飲了十數大杯,抹著酒,就說道:“郎君與侄女珍重,俺此去若有好處,再圖后來聚首。”景期道:“叔翁且住,待我取幾兩銀子與叔翁做盤費。”萬春道:“盤費已有,你不必慮得。”天然道:“待孩兒收拾幾種路菜,與叔叔帶去。”萬春道:“一路里山上野味吃不了,要路菜做甚?”

  天然又道:“叔叔少停一會,待孩兒寫一封書與爹爹,就是相公,也須一個通候啟兒去。”萬春道:“俺尋見你父親,自然把家中事體,細細說與他知道,要書啟何用。俺就在此上路,你們不必掛念。景期與天然無計留他,只是兩淚交流,望著萬春雙雙下拜,萬春慌忙回禮,拜了四拜。馮元與勇兒也是眼淚汪汪的來叩個四個頭。萬春看見天然悲泣,便道:”侄女不必如此,你自保重。“說完,隨向景期恭了一恭,竟自上馬出門。

  景期忙上了馬,叫馮元與幾個衙役跟了,趕上來相送。與萬春并馬行了二十余里,景期只管下淚。萬春笑道:“丈夫非無淚,不灑別離間。郎君怎么這個光景。”景期道:“叔翁的大恩未報,一旦相別,如何不要悲傷。”萬春道:“自古道,送君千里終須別,后會有期,不須眷戀。郎君就此請回。”鐘景期見天色晚了,只得依允。兩人跳下馬來,又拜了四拜,作別上馬。

  景期自領了馮元、衙役回衙門不題。

  卻說萬春匹馬上路,經過了無數大州小縣,水驛山村。行了兩個多月,不覺到了長安。尋個飯店歇下,便去問主人家,道:“你可曉得那梨園典樂官雷海清寓在哪里?”主人家道:“他與李龜年、馬仙期、張野孤、賀懷智等一班兒樂官都在西華門外羽霓院教演許多梨園子弟。客官問他怎的?”萬春道:“我特為要見他,故不遠千里而來。明早相還指引。”只見旁邊站著條大漢,厲聲說道:“看你相貌堂堂,威風凜凜,怎不出力為王家建功立業,卻來尋著瞽目的優伶何干?”萬春聽見,忙向前施禮。不知這人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

本站古典小說為整理發布,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3-2019 海燕論壇官網(www.310789.live)版權所有

北京幸运28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