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嘯虎道給引贈金

  詞曰:

  情凄切,斜陽古道添悲咽。添悲咽,魂消帆影,夢旁車轍。秦關漢塞云千疊,奔馳不慣香肌怯。香肌怯,幾番風雨,幾番星月。

  ——右調《憶秦娥》話說葛明霞、衛碧秋隨著衛嫗行到嘯虎道上,忽遇游兵巡哨前來。你道那游兵是何處來的,原來是睢陽右瞟騎將軍雷萬春與南霽云協助張巡、許遠鎮守睢陽。那賊將尹子奇、史思明領著兵馬前來攻打,已到半個月了。只因葛明霞等三人弓鞋足小,又且不識路徑,故此到得這里時,賊兵與官軍已經交戰數次,擋不過南、雷二將驍勇絕倫。尹、史二賊之將,不敢近城,在百里外安了營。城內張、許二公因糧草不敷,一面遣南霽云往鄰邦借糧,一面遣雷萬春擋住要路。這嘯虎道乃是睢陽門戶,因此雷將軍將兵馬屯于此處,晝夜撥游騎,四處巡哨探聽軍機,搜拿奸細。

  是日游騎,見明霞等三人伏在草中,便喝問道:“你那三個婦人,是從哪里來的?”衛嫗慌了,忙答應道:“可憐我們是范陽來的逃難人。”那游騎道:“范陽來的,是反賊那邊的人了?俺爺正要拿哩。”便跳下馬來,將一條索子把三人一條兒縛了。不上馬,牽著索兒便走。嚇得明霞、碧秋號啕大哭。

  衛嫗也驚得呆了,只得由他牽著到一個營門口。只見三、四個軍士拿著梆鈴在營門上。見游騎牽著三個婦人來,便道:“你這人,想是活得不耐煩了么!

  老爺將令,淫人婦人者斬,擄人婦女者剝皮。你如何牽著三個來,你身上的皮還想留么?“游騎道:”哥們不曉得,那三個是奸細,故此帶來見爺。煩哥哥通報。“軍士道:”既是奸細,待我與你通報。“說罷,走到轅門邊,稟了把轅門守備。

  守備道:“吩咐小心帶著,待我報入軍中去。”說著進內去了。

  衛嫗偷眼看那營寨,十分齊整,四面布滿鹿角鐵蒺,里邊帳房密密,戈戟叢叢,旌旗不亂,人馬無聲。遙望中軍,一面大黃旗隨風飄揚。上繡著:“保民紂賊”四個大金字。轅門上肅靜威嚴,凜然可畏。不多時,只聽得里邊嗚嗚的吹起一聲海螺。四下里,齊聲吶喊,放起三個轟天大炮,鼓角齊嗚,轅門大開。雷萬春升帳,傳出令來。吩咐哨官出去,將游騎所拿奸細查點明白,綁解帳前發落。哨官領命到轅門上問道:“游騎拿的奸細在那里?”游騎稟道:“就是這三個婦人。”哨官道:“你在何處拿的?”游騎道:“她假伏在路旁草叢中,被小的看見擒獲的。”哨官道:“原獲只有這三名,不曾放走過別人么?”

  游騎道:“只這三個,并無別人。”“既如此,快些綁了,隨我解進去。”軍士答應,一齊向前動手。哨官又喝道:“將軍向來有令,婦女不須洗剝,就是和衣綁縛了罷。”

  軍士遵令,把明霞等三個一齊綁了,推進轅門。只見兩邊是馬軍,銅盔鐵甲,彎弓搭箭,一字兒排開;第二層,通是團牌校刀手;第三層,通是狼牙長槍手;第四層,通是烏銃鋼叉手。人人勇猛,個個威風。及至第五層,方是中軍帳前,旁邊立著的十對紅衣雉尾的刀斧手。又有許多穿字背心的軍卒,盡執著標槍畫戟,號帶牙旗。帳下,齊齊正正的旗牌、巡綽將佐分班伺候,游騎帶三人跪下,哨官上前稟道:“游騎拿的奸細到了。”

  萬春見是三個女人,并無男子,便喚游騎問道:“這一行通是婦女,你如何知道她是奸細?”游騎道:“據他說是范陽來的,故此小的拿祝”萬春道:“與我喚上來問她。”哨官將三人推上前跪下,萬春問道:“你這三個婦女,既是范陽人,到此有何勾當?”衛嫗道:“小婦人是個寡婦。夫家姓衛,因此,人都喚做衛嫗。這一個是我女兒,名喚碧秋。那一個叫葛明霞。因安祿山反叛,逃難到此,望將軍超豁。”萬春聽到葛明霞三字,心里想道:“葛明霞三字好生熟的,在哪里聽見,怎么一時想不起。”又思想了一會,忽然想著,暗道:“是了,只不知可是他。”便問明霞道:“你是何等人家?為何孑身同她母子逃難。”

  明霞兩淚交流,說道:“奈葛明霞非是下賤之人。我乃長安人氏。父親葛太古,原任御史大夫,因觸忤權臣,謫貶范陽僉判,近遭安祿山之亂,罵賊不屈,被賊監禁。奴家又被安慶緒凌逼,幾次欲自盡,多蒙衛嫗母子救出同逃,不想又遭擒擄。”

  說罷大哭。萬春大驚道:“原來正是葛小姐,我且問你尊夫可是狀元鐘景期么?”葛明霞聽見,卻又呆了,便問道:“將軍如何曉得?”萬春道:“我與鐘郎忝在親戚,以此知道。”明霞道:“奴家雖與鐘郎有婚姻之約,尚未成禮。只這一句,一發合著了。萬春忙起身出位,喝叫解去綁繩,連衛嫗、碧秋也放了,俱請她三人起來。萬春向明霞施禮道:”不知是鐘狀元的大夫人,小將多多得罪了!“

  明霞回了一禮,又問道:“不知將軍與鐘郎是何親誼?”

  萬春道:“小將雷萬春,前年因鐘狀元貶謫赴蜀,偶宿永定寺。

  寺僧謀害狀元,狀元知覺,連夜從菜園中逃出。走至劍峰山,遇著猛虎,幾乎喪命。彼時,小將偶至此山,看見猛虎,將猛虎打死,救了狀元,留至家中,小將見他慷慨英奇,要將舍侄女配他為妻,他因不肯背小姐之盟,再三推卻。小將只得將舍侄女與他暫抱衾裯,留著中閨,以待小姐。不期今日在此相遇,不知小姐如今將欲何往。“明霞道:”各處城池俱已附賊,聞得睢陽守將嚴緊,故特來投托。“萬春道:”小姐來遲了。五日前,城中尚容人出入。如今主帥有令,一應男婦不許入城出城,違者立斬梟首。軍令森嚴,何人敢犯。“明霞道:”如此,怎生是好?“萬春道:”小姐休慌,好歹待小將與你計較便了。

  請小姐與衛嫗母女在旁帳少坐,有一杯水酒與小姐壓驚,只是軍中草草,又無人相陪,休嫌怠慢。“就吩咐隨身童子領著明霞三人到旁帳去了。又叫安排酒飯,務要小心看待,左右應著自去打點。

  萬春獨坐帳中,想道:“明霞小姐三人到此睢陽城,又進不得城,不便留在軍中。想明霞乃是長安人氏,不如教她竟回長安去罷。只是路上難走,須給他一張路引。”又想著這路引要寫得周到,不用識字辨稿。叫左右取筆硯紙張過來。自己就寫道:協守睢陽右營驍騎將軍雷萬春,為公務事,照得范陽僉判葛太古不從叛寇,被禁賊巢。所有嫡女明霞潛身避難,經過本官已經訊問明白,查系西京人氏,聽其自歸原籍。誠恐沿途阻隔,合給路引護照,為此給引本氏前去,凡經關津渡口,一應軍兵盤詰驗引,即便放行,不得留難阻滯。倘有賊兵竊發處所,該營訊官立撥健卒四名防送出界,毋致疏虞。如遇節鎮、刺史駐扎地方,即將路引呈驗掛號,俱毋違錯。須至路引者。

  計開:女子一名葛明霞,系僉判葛太古女,文狀元鐘景期原聘室。

  同行女伴二名衛嫗、衛碧秋右路引給葛明霞等準此天寶十四年九月日給睢陽右營押萬春寫完了,將朱筆采僉了,又開出印來用了。將一張油紙包襯停當,自己取出白銀三十兩封好。不多時,明霞等三人用完酒飯,到帳中稱謝。萬春道:“小姐,令尊既陷賊巢,萬無再回范陽之理。鐘郎又遠謫巴蜀,雖然安定,一時難是相見的,小將本當相留小姐躲難,奈小將與賊兵相持,多有不便。

  我想小姐原籍長安。故原想必無恙,如今之計,不如竟回長安去罷。“明霞道:”只恐路上難行,如何是好?“萬春道:”我寫得有路引一張在此,若遇軍兵攔阻,拿來與他驗看,可保無虞。又有白銀三十兩,為小姐途中盤費。本該留住幾日,怎奈軍中不便,望小姐容耍“說罷,將路引、銀子交與衛嫗收好。明霞道:”感將軍仗義周全,恩同覆載,落難之人,得蒙提拔,將來結草銜環,以報此德。奴家暫為拜謝。“說罷,拜將下去。萬春慌忙跪下,也回拜了。衛嫗、碧秋也來拜謝。萬春欠身回揖道:”承你母女,出萬死一生之計,脫葛小姐于虎口,難得!難得!自今一路去,還仗小心照顧。“明霞等三人,千恩萬謝,作別而行。萬春又撥軍四名,護送出界。軍士領命,將三人送至睢陽界口,指引了路徑。明霞等竟望西而去。

  軍士回營,方才繳命,卻見外面轅門上守備進營稟道:“有雍丘守將令狐潮來見,將已到轅門了!”萬春道:“他乃鄰邦的守將,此來必有緣故,快請相見。”守備答應出去。萬春立在帳前等候。只見令狐潮步行入營。萬春欠身相迎,入帳施禮坐定。令狐潮道:“將軍保障江淮英名,如雷灌耳,何恨無御李之緣,今始遂識荊之愿。有言相告,望祈鑒納。”萬春道:“某以襪線短才,當此南北要沖,賊勢猖獗,不知將軍有何良策?”令狐潮道:“以將軍之才,建立功名,易如反掌。只是如今朝廷,溺于衽席之私,惑于奸讒之口,荒淫失道,殘戮彰間,我和你沖鋒胄矢,血汗淋漓,空于朝廷出力,天子哪里知道。況此睢陽四面受故,毫無險阻,倘被重圍,那時外無援兵,內無糧草,如何是好?”萬春道:“如此說,終不然束手待斃不成?”令狐潮說:“豈有束手之理。我想雖然智能,不如乘勢,方今大燕皇帝,雄才大度,足與有為。”

  萬春勃然變色道:“住了,哪個大燕皇帝?”令狐潮道:“就是安郡王新上的尊號。”萬春大怒道:“就是那安祿山賊子么?我知道你的來意了,你總是要用三寸不爛之舌,來說我么?

  我雷萬春一點赤心,天日可表,隨你陸賈重生,張儀再世,也難說得鐵石人心轉,不必多言。“令狐潮道:”我此來是好意。

  我在唐朝不過是個雍丘守將,自棄暗投明之后,即蒙大燕加為折沖大元帥,領兵協助尹子奇、史思明合攻睢陽。我因與將軍向有鄰邦之誼,因此不便加兵,特來好言勸諭。倘將軍迷而不悟,只恐玉石俱焚,那時悔之晚矣。“萬春大喝道:”令狐潮,你既降賊,便為敵人,誰與你稱賓道主?我眼睛便認得令狐潮,腰間這劍卻不認得。本待就擒你這反賊,斬首示眾。只是襲人未備,不是大丈夫所為,你快快回去,準備廝戰。若再如此支吾,決難容恕了。“這一番話說得那令狐潮滿面羞慚,唯唯而退,出營上馬,回至賊營。

  賊將尹子奇、史思明接著問道:“雷萬春光景如何?”令狐潮就把那雷萬春的話從頭至尾一一說了。尹子奇道:“若如此,須是整兵決戰了。”史思明道:“那雷萬春驍勇異常,難以力敵,明日交戰,須要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方得萬全。”尹子奇、令狐潮道:“好計!好計!”三人商量定了,打下戰書,到雷萬春營里來。萬春批下來日決戰,也在軍中打點迎敵。

  次日,官軍與賊兵齊出,兩陣對圍,門旗影里,雷萬春出馬,頭戴三七鳳翅盔,身掛連環鎖子甲,腰系獅蠻寶帶,足穿鷹嘴戰靴,坐下追風駿馬,手提丈八蛇矛,厲聲大叫道:“反賊快來交戰!”那賊陣上,令狐潮出馬,頭帶絳紅中,身披黑鐵甲,手執長槍,腰懸利劍,睜圓怪眼,大叫道:“雷萬春,不聽好人說話,今日與你決個雌雄。”雷萬春大怒,更不打話,挺矛直取令狐潮。令狐潮也舉槍來迎。兩般兵器盤旋,八只馬蹄來往,好一場廝殺。但見:塵卷沙飛,云低天慘,一個是全忠效勇的唐室勛臣,一個是附勢趨炎的賊營降將。一個點鋼矛,無些破綻;一個梨花槍,沒處遮攔。鳴金擂鼓,數聲號炮震天關;吶喊搖旗,半指金戈留日影。勝負分時,轉眼見血流滿地;死生決處,回頭望尸積如山。二人戰有三十余合,令狐潮抵不過雷萬春,撥馬敗回本陣。

  萬春將鞭稍一指,官軍奮勇殺來,賊兵大敗而走。萬春緊緊追趕,約有數里,見兩旁盡大林,陰翳深密。萬春勒住馬道:“且休追趕,此處恐有伏兵。”話說未了,早見連珠炮響,四下里喊聲大震,伏兵盡起。當先一騎馬殺出叫道:“雷萬春快快下馬受縛,我尹子奇等候多時了。”萬春大怒道:“你們這些無恥反賊,將詭計來迷我么?”縱馬來取尹子奇。尹子奇舞刀接戰,不上二十余回合,令狐潮又回轉兵來助戰。萬春力敵二將,全無俱色。爭奈寡不敵眾,賊兵不知有多少,重重圍祝萬春正在危急,只見外面一支軍馬殺來。當頭一將勇猛如虎,手提宣花斧,東沖西撞,如剖瓜切菜一般,砍得那些賊兵七零八落。尹子奇、令狐潮大驚,不知那位將軍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

本站古典小說為整理發布,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13-2019 海燕論壇官網(www.310789.live)版權所有

北京幸运28是正规的吗